第一百七十章 祖师现身!

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,www.dyxsw.net,如果被任意浏/览/器转/码,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/码阅读。

赵海一看对方的攻击到了,他哈哈大笑,手里的大剑往前一甩,他手城的大剑竟然瞬间变成了一条长鞭,接着长鞭一卷,一下就把那把巨大的剪刀给缠住了,在缠住剪刀的同时,带着剪刀直往双尖飞剑上撞去。



赵海这样的做法,让那两个金系的修士都是一愣,要知道赵海现在面对的可是两件法器,并不是两年武林中人投出去的暗器,暗器投出去了,就不在受主人的控制了,赵海只要用鞭子施加一些外力,就可以改变暗器的飞行方向。



法器在飞出去之后,还是会受到主人控制的,主人可以把自己的法力注入到法器里,这跟那个修士拿着法器是没有什么区别的。而现在赵海竟然想用这种对付暗气的方法来对法器?他是不是太自大点了?



两个修士只是微微一愣,接着马上就全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法器,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赵海这么做只是一个晃子,赵海当然也知道这个法器等于是拿在两人的手里,他还没有自大到,想用对付暗器的法子来对付法器,他刚刚只是做一个样子,果然,他一摆出这个样子,那两个修士马上就受不了,使用剪刀的那个修士让剪刀瞬间放大,想在的挣脱赵海的长鞭,而使用双尖刺的那个,也加快催动双尖剑,直往赵海刺来。



赵海哈哈大笑,手里的长鞭猛的一下松开,接着长鞭往下一挥,在这一挥之间,长鞭已经变成了一把大锤,一锤砸在了双尖剑上。



就听“当”的一声暴响,赵海这一锤极快,一下就砸在双尖剑上,这一锤砸得极为的实在,那个使用双尖剑的金系修士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无比,扑的一声,一口血喷了出来。显然他是受了不轻的伤。



这也怪不得他,他实在没有想到赵海这一次真正的目标竟然是他,赵海刚刚把大剑化为长鞭,卷住了剪刀。然后往剪刀往双尖剑这里拖,这让那两个金系修士都产生了一种错觉,以为赵海是要用剪刀来砸双尖剑,使剪刀的那人自然就让剪刀停止前飞,想在挣脱长鞭。但是他们却忘记了,赵海的武器是会变形的,赵海用长鞭扯着剪刀往双尖剑的双方使力,长鞭对着的方向自然也就是双尖剑的方向,使剪刀的人一停,赵海马上就让长鞭变成了一把大锤,方向没有变,使的力量却又加了几分,所以才能在瞬间就砸中双尖剑。



使用双尖剑的修士没有防备,这一下赵海可是砸得够狠的。那人马上就受了重伤,就连双尖剑都失去了控制。



赵海手一伸抓住了双尖剑,直接收到了空间里,这时那人使用金剪刀的人也发现上当了,他脸色一黑,一指剪刀,直往赵海剪来。



赵海哈哈大笔,手里的大锤瞬间变成双拐,当的一声架住了剪刀的大口,接着他的脚猛的往前一踢。一个乌黑的轮子一下就被他踢了去,这轮子的飞行速度奇快无比,在往前飞的时候,还发出阵阵的鬼叫之声。正是之前李除尘使用的鬼转轮。



这一轮却并不是对着那个使用剪刀的人去的,而是对着受伤的那个金系修士去的,那个金系修士显然发现了鬼轮转的厉害之处,他手往前一伸,扣在手里的法器被他祭了出来。



这件法器却并不是像双尖剑那样是一个攻击性的法器,而是一个圆钵形的法器。这个法器出现在那人面前,马上就变大,直往鬼转轮上撞去。



而这时使用金剪刀的那人也发现这里的情况,他轻喝一声,剪刀往回一收,手里几张符纸瞬间就洒了出来,接着手在一挥,剪刀在一次攻来。



他们这里几乎是在瞬间就交换了几招,而那两个土系修士和那个木系修士现在也轻松,这一次赵海放出来的是千阵叠加的魔法,改良的陨落术,那是那么好应付的,整个魔法是要落下百块巨大的陨石的,那三个人全力的应付这个陨落术都来不及,那还有时间管那两个金系法师的死活。



说时迟,那时快,赵海放出去的鬼转轮一下就撞到了金系修士放出来的圆钵上,当的一声,这声音并不大,相反的,比起前几下的撞击来,这一次的声音可是要小了很多。



就在那两个金系修士一愣的时候,鬼转轮却一下碎,那两人吃了一惊,不知道这鬼转轮怎么会这么的不结实。



这鬼转轮他们之前见过,李除尘使用过一次,他们十分的清楚这件法器的厉害,一看到赵海拿出鬼转轮,在一联想到李除尘之前消失这见,他们已经猜出李除尘怕是凶多吉少了,所以两人更加的小心了,他们可不敢小看这鬼转轮。



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,他们对上的这个鬼转轮根本就不是李除尘的那个鬼转轮,这个鬼转轮根本就是赵海的流银法杖分离出来的鬼转轮。



所以这鬼转轮这一下攻击,却撞上金钵的时候,猛的碎了,不过这并不是真的碎,而是变成了几个小的金轮,直往那些攻去。



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上使用双尖剑的修士,他万没有想到这鬼转轮还有二次攻击,在加上他身受重伤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直接被两个鬼转轮射进到身体里,一拿呜呼了。



射入到空上金系修士身体里的两个鬼转轮,位置十分的特别,一枚正中心脏,另一枚正中咽喉。



其它几枚鬼转轮却是直射好个使有和大剪刀的的修士,那个修士一看这些小轮子袭来,大吃一惊,扣在手里的法器也祭了出来,他这一次祭出来的法器到时下分的普通,就是一面小盾,小盾瞬间变大,把他挡在了后面。



但是就在那几个小鬼转轮撞到盾上的时候,在一次分裂成了更加的鬼转轮,这下那人也挡不住了,身中五轮而死。



而剩下的几个鬼转轮接着往那三人袭去,那三个虽然是全力的应付着赵海的魔法,但是却也一直分心的注意着三人的情况,他们没有出手帮两人的原因一是因为他们实在是腾不出手来,二就是因为他们也没有想到两人会败的这么快。



现在一看两人死了,那些鬼转轮往他们袭来,三人都是大吃一惊,不过好在他们的身体外面,还被司徒南的定音钟给罩着。



刚刚那两个金系法师在与赵海战斗的时候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,他们已经被赵海引得离开定音钟的护罩,这才会被赵海的鬼转轮轻易击杀。



就在司徒南三人的注意之下,那些鬼转轮击在了定音钟的护罩上,发出了当当的声音,接着鬼转轮在一次分裂,变成了更小的轮子,在一次往护罩上撞来,他们竟然发现这一次鬼转轮撞来的比量,比上一次更加的大了。



这一下也苦了司徒南他们,他们一面要注意头上的陨石,一面还要防着这些越变越小,但是攻击力却是越来越强的鬼转轮,一时之间几人都是手忙脚乱。



这时这时那个木系法师道:“董图天,全力应付陨石,司徒,我们来个来应付这种小轮子,收起定音钟。”



两人应了一声,司徒南收起了定音钟,这定音钟的防御能力虽然十分的强,但是目标也太大,而且消耗更大,他们之前刚与虫子大战了一场,又支着定音钟这么长时间,他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。



那个木系修士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,所以才让司徒南收起了定音钟,在收起定音钟后,几人马上就拿出了几粒丹药吞了进去。



这丹药就是修真界的修士专门用来恢复功力的,恢复的速度要比机阵界这里的药剂快上一些,他们使用的都是高级货,要不是这一次的比赛,他们还真弄不到这样的丹药,本来他们是想把丹药留下,等到排名赛的时候使用的,所以之前几人都没舍得吃,现在不吃也不行了。



就在几人刚刚把药吃下去的时候,突然那两个已经死的金系修士突的一翻身站了起来,两人的法器直往三人的身上招呼了过去。



司徒南和董图天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,当场就被击死,而那个木系修士反应奇快,就在那两个金系修士站起来的时候,他脚下的那片叶子形的法器却猛的飞了起来,挡在了他的面前,这一下正好挡住了那外金系修士砸像他的金钵,让他逃过了一劫。



这时天上的陨石已经消失了,司徒南他们四人也都死了,只剩下那个木系的修士还活着,不过刚刚他苍促间挡了那金钵一击,也爱了一些伤,脸色有些苍白。



现在那片叶子一样的法器,如一面盾牌一样的挡在他的面前,那个木系修士也两眼仇恨的看着赵海。



赵海看着那个木系修士,微微一笑道:“反应不错,我果然没有看错,你是几人之中实力最强的,不过你今天也难逃一死。”



那个木系修士冷冷一笑道:“乡巴佬就是乡巴佬,我修真界的手段又启是你所能了解的,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,修士界的厉害。”说完那人手一翻,拿出一块玉片来,赵海定睛一看,这块玉片上写满了红色的符文,这竟然是一块玉符!



那个木系修士一脸肉痛的看了一眼那片玉符,接着转头看着赵海,一脸疯狂的道:“这是你们逼我的,你们都要死!”说完那人把玉符举了起来,大声道:“乾坤借法,祖师现身,叱!”说完他猛的掐碎了手里的玉符。



轰,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势从玉符中展发了出来,直往赵海压去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