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六章 入营

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,www.dyxsw.net,如果被任意浏/览/器转/码,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/码阅读。

盛兕和阵老回到了庆都城这里他,随后盛兕就给阵老介绍了一下小楼这里的情况,接着对阵老道:“阵老,我明天就要随军出征,这里就交给你了,一会儿谢玉宝他们就会搬到这里来,到时候你也要多与他们沟通一下,了解一下庆都城这里的情况。”

阵老点了点头,随后开口道:“这样吧,我平时会出去转转,但是不会让人知道我的身份,我也不会直接回到店里,庆都城里这么多的人,我一个人在外面四处看看,也应该不会有人怀疑,你这里的房间也不少,给我留一个房间就可以了。”

盛兕应了一声道:“好,等到谢玉宝他们来了,我就跟他们说,阵老,这一次我随军出征,最担心的就是庆都城的那些人可能会对谢玉宝他们不利,现在南安坊那里,已经成了我们的一个基地,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儿,你就领着他们去南安坊那里,那里也已经建起了一个传送阵,你可以直接带着他们离开。”

阵老点了点头,笑着道:“好了,你就不用为我操心了,我不会有事儿的,保证在你回来之前,这里什么事儿都不会发生,不管是阳家的人也好,还是仙界的人也好,现在应该都不会对我们太过份,你不用担心。”

盛兕点了点头,随后两人就坐在客厅里,盛兕跟阵老聊了聊,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一阵响动,随后就听到谢玉宝的声音传来道:“盛长老在吗?”盛兕马上就开口道:“进来吧。”谢玉宝应了一声,随后就推门走了进来。

一进门谢玉宝就看到了阵老,他连忙冲着阵老行礼,不过他并没有认出阵老来,毕竟他在血杀宗那里的时间太短了,根本就不认识阵老,所以这样的反应到也是正常的,盛兕一看谢玉宝的样子,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他微微一笑道:“这位是阵老,是宗门里的长老,我们都很尊敬他。”

谢玉宝一听盛兕这么说,他连忙冲着阵老行礼道:“弟子参见长老。”他可是十分清楚的,盛兕在血杀宗里的地位已经很高了,他都很尊敬阵老,那只能说明,阵老的身份也很高,他身为血杀宗的普通弟子,当然要行礼了。

阵老笑着道:“好了,不必客气,以后我也会住在这里,要是总这么客气,那可不行。”阵老笑了笑,他对于这一次的任务,其实并没有太放在心上,庆都城这里的人,有多强的实力,他都不担心,因为他可以肯定,庆都城这里的人,绝对没有他的实力强。

谢玉宝应了一声,盛兕对谢玉宝道:“我不在这一段是时间,你们有什么事儿,可以问阵老,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,也可以请阵老出手,其它的不用你们管,帮我照顾好阵老,要是阵老出了什么问题,我可不会饶了你们。”

谢玉宝马上就应了一声,盛兕接着看了谢玉宝一眼道:“行了,东西是不是都搬过来了?直接就搬进来吧,这小楼里的房是你们随便的选,给阵老留一个好一点儿的房间。”谢玉宝应了一声,马上就让人把他家的东西都搬了进来。

他们家这一次拿过来的东西并不是很多,就是一些随手用的东西,不一会儿就搬完了,等到搬完之后,盛兕这才把谢强叫到了身边,对谢强道:“强儿,你这一次跟我一起去,去见识一下真正的战场。”

谢强应了一声,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神情,阵老看着谢强,接着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啊,这小子的天赋不错,正适合修练你的功法,不过他的天赋比起你来,还是差了点儿,成就不见得就会有你那么高。”

阵老是什么眼力,他一眼就看出了谢强的情况,所以才会如此说。盛兕一听阵老这么说,不由得微微一笑道:“已经很不错,像他这样天赋的人,可不好找,我这么多年,可就见到了这么一个合适的弟子。”

阵老笑着道:“是啊,你的功法对于天赋要求太高了,能找到这样的一个弟子,已经是十分的不错了,小子,好好的跟你师父学吧,他这一身本事,在整个血杀宗里,那都是数得着的。”谢强应了一声,没有多说什么。

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了,有阵老坐镇,盛兕也就不在担心什么了,所以第二天他起业的很早,王翠做的早餐,盛兕和阵老都吃了一些早餐,随后就坐在那里聊天,不一会儿就有下人回报说,阳府的马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。

盛兕站了起来,冲着阵老道:“阵老,那我就先走了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阵老点了点头,随后盛兕就往外走去,谢玉宝一家连忙出来送他,店里的伙计也全都出来送他,盛兕就领着谢强往外走去。

等到他到了店外,就看到了阳泉正站在一辆马车旁边,盛兕上前给阳泉行礼,阳泉点了点头,看了一眼谢玉宝一家,没有开口,随后盛兕就领着谢强上了马车,阳泉看了谢强一眼,也没有开口,也跟着上了马车,马车就直往城外走去。

在马车上,阳泉一直在打量着谢强,盛兕看着阳泉的样子,不由得微微一笑,随后开口道:“这位是我新收的弟子,是谢玉宝的儿子,他的天赋不错,所以我就收他做弟子了,这一次就是带他出来长长见识的。”

阳泉点了点头,随后开口道:“你自己把握就好,不过记住了,这一次的事情,绝对不能办砸了,不然的话,公子那里你可没有办法交待。”阳泉还真的是没有想到,盛兕竟然会带着一个小孩子一起出征,虽然说谢强的身材看起来十分的高大,那一脸的稚气,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小孩子。

盛兕一听阳泉这么说,不由得微微一笑道:“放心好了,不会误了正事儿的。”阳泉点了点头,也就不在说话了,马车平稳的行驶着,很快就出了城,直向一座军营里开去,不一会儿就停在一个军营前,马上就有士兵拦住了他们的马车,阳泉拿出了一块令牌,在那些士兵面前亮了一下,那士兵马上就放心了。

盛兕一看到这种情况,不由得轻轻的皱了皱眉头,不过却没有说什么,马车进了军营之后,盛兕就看着这军营里的情况,这军营看样子是临时建起来的,军营的围栏全都是新的,而且军营里全都是一些帐篷,整座军营立的到是中规中矩的,没有什么特点,但是也没有什么错漏之处,这已经十分的难得了。

不一地儿马车就停了下来,三人从马车上下来,就见他们来到了一个很大的帐篷面前,一个身材高大,穿着盔甲的大汉,正站在大帐的门前,在他的身边,跟着很多身着盔甲的军人,这些人一个个全都面色不善的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三个人。

阳泉好像没有看到那些人的表情,他走到了那个大汉跟前,对那个大汉道:“这位就是盛兕,他身边的就是他的弟子。”说完就不在说话了,直接就退到了一旁。那大汉自然就是阳山,他看了盛兕一眼,马上就上前一步,冲着盛兕一抱拳道:“阳山见过盛先生,先生请。”他并没有叫盛兕将军什么的,只是叫先生,显然是把盛兕当成外人。

盛兕也知道他的意思,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反应,而是点了点头,随后就直接就随着阳山直接进了大帐,这大帐是整座军营之中最大的,而且位于军营的中间,上面还有旗帜,显示着这里是中军大帐。

进了大帐之后,盛兕也没有客气,直接就走到了主位那里,坐了下来,他这样的动作,引得下面的那些人,全都有些不满,一时之间大帐之中一片的喧哗之声,阳泉也跟着进了大帐,他看了盛兕的动作一眼,也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。

“肃静!”阳山突然大喝道,整人大帐里,马上就安静了下来,很显然,阳山在军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。随后就听到阳山开口道:“公子就是让盛先生前来指挥我们的,所以他坐主位,也没有任何的错误,所以人都坐好。”那些校尉虽然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看了阳山那阴沉的脸一眼,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,全都找位置坐了下来,不过一个个却全都面色不善的看着盛兕。

盛兕坐在主位上,一声都没有出,等到所有人都坐下后,盛兕这才悠悠的开口道:“我知道,你们都不服我,阳山才是你们的长官,这只军队也一直都是由阳山来管理的,但是却是在出征的时候,我却突然的空降来了,成了你们的长官,所以你们不服,这也是正常的,我可以理解。”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,看了一眼下面的那些人。

盛兕接着开口道:“其它我也不想来,我在庆都城这里有生意,我这一来,我的生意就会出问题,所以我也不愿意来,但是没有办法,公子下了令,我是不来也得来,而且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夺权什么的,因为根本就不可能的,这一次我之所以被公子命令来军中,是因为我以前与影族人,也就是邪魔交过手,所以公子才让我来指挥你们,为的就是让你们少一点儿伤亡,至于夺权什么的,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。”

那些校尉一听盛兕这么说,全都是面面相觑,什么都没有说,但是他们的脸色却是缓和了很多,盛兕看了这些人一眼,接着开口道:“平时军队还是会由阳山来指挥,只有到了遇到影族人,到了打仗的时候,我才会来指挥,所以你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,不管怎么说,公子的命令已经下了,我们都必须要一起出征,所以我还是希望你们能配合我,到时候如果我们胜了,那功劳大家都有,要是我们败了,那过错也都是所有人的,各位可明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