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 合作

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,www.dyxsw.net,如果被任意浏/览/器转/码,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/码阅读。

三公子一听盛兕的话,不由得一愣,他是盛兕是第一次见面,但是他却是听说过血杀宗的名声,只是之前他一直把盛兕当成一个普通人,今天见面这才知道,盛兕竟然是一个修士,而现在盛兕更是自称是血杀宗的弟子,这到是让他十分的意外。

三公子的两眼依然死死的盯着盛兕,接着开口道:“你说你是血杀宗的弟子?你有什么证据吗?血杀宗不过是一个刚刚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小势力,如何能把手伸到了庆都城这里?你在说谎?”三公子看着盛兕,一脸平静的说着,但是他身上的气势却是越来越强,很显然,要是盛兕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的话,他是不会对盛兕客气的。

盛兕冲着三公子行了一礼道:“公子,在下并没有说谎,我确实是血杀宗的弟子,我血杀宗也确实是刚刚飞升上来不长时间,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我们才不得不更多的了解一下仙界,能来到庆都城这里,也是机缘巧合,如果不是因为陈家,我也不可能来到庆都城这里,更加不可能站到三公子的面前。”

三公子看着盛兕,沉声道:“说下去,越详细越好。”三公子感觉盛兕好像并没有说谎,所以他看着盛兕,想要听听盛兕接下来会如何说,他到是很想知道,这盛兕是不是真的是血杀宗的弟子,如果他真的是血杀宗的弟子,那么他的价值,可比他估计的还要高。

盛兕应了一声,接着开口道:“我血杀宗的宗主,手里有一件法器,这法器自成内空间,这内空间是可以住人的,这一次宗主飞升,就将我们全都带到了仙界这里,刚一到仙界这里,我们就出现在了云灵山那里,可能是因为我们人很多的关系,云灵山那里出现了一道神域之光,这也暴露出我们的位置,随后我们就遇到了邪魔的攻击,不过那所谓的邪魔,我们在下界的时候就遇到过,我们血杀宗称其为影族,我们在下界的进候,就联合下界之人,将影族全部消灭掉了,却是没有想到,到了仙界这里竟然又遇到了影族,我们有与影族战斗的经验,所以我们击退了攻击我们的影族,却是没有想到,因此让我们的神域之光大盛,连三山城那里的人都看到了,三山城那里马上就派人前来查看情况,这也是我们第一次与三山城的人打交道。”盛兕当然不可能完全的说实话,但是他说的话中,大部分却也是实话,最起码阳家的人要是去查这件事情的话,就会发现他说的全都是实话,当然,阳家的人是不可能知道血杀宗的真正实力的。

盛兕看了一下三公子的反应,三公子没有什么反应,依然看着盛兕,盛兕这才接着开口道:“三山城的人在与我们接触过之后,知道了我们的实力,就回到了三山城,然后他们派出了三山城阴阳司的司长朱一珍来与我们接触,他许诺让我们宗主成为三山城的范谢将军,还是驻扎在云灵山那里,但是必须要接收一批山民,我们同意了,所以三山城的城隍,就把三山城里的十万山民,全都送到了云灵山那里,这也让我们宗主知道,三山城的城主,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成自己人,我们必须要靠自己,所以他派出了一些弟子,混入到三山城那里,在从三山城那里顺流而下,进入到三山城到庆都城的沿河各城,为了方便我们行动,宗主不得不拿出了一些上等的羊脂玉,让我们去三山城那里开店,而正是因为那些玉,被陈家看中了,他们才会大量的买那些玉,我们也就有了钱,而陈家也把我们视为可以合作之人,我们还与陈家的一位总管交了朋友,那位总管给了我们一个消息,他让我们最好在庆都城这里弄一份产业,我们当然是十分的开心,马上就同意了,我这才跟着陈凌公子的船,来到了庆都城这里。”说到这里,盛兕在一次停了下来。

三公子看着盛兕,接着开口道:“那些粮食也是你们故意放出来的?”三公子现在对于血杀宗到是更加的好奇了,他现在到是相信了盛兕的话,因为盛兕说的这些话,他基本上都从阳泉收集的情报之中看到过,没有什么差错。

盛兕马上就开口道:“那些粮食其实并不是我们故意放出来的,我们也需要一些物资,毕竟在云灵山那里,还有十万的山民,他们也需要大量的物资,我们就把收获的粮食给拿了出来,我们也没有想到,这一批粮食,会在三山城那里引起了那么大的反应,在发现那些粮食在三山城那里引起了那么大的反应之后,我们马上就知道了那一批粮食的价值,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插手这件事情,毕竟我们这些人根基很浅,地位很低,没有办法插手,但是没有想到,陈家很想要这一笔粮食,所以他就让我师叔成万春买下这一批粮食,然后在运到庆都城这里,而三山城的城隍,也同意了这件事情,最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三公子看着盛兕,沉声道:“这么说,那个船行,也是你们血杀宗的人建立的?我说呢,为什么你们可以那么快建立起来那么多的分行,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手段,却是没有想到,全都是因为你们宗门的关系。”

盛兕马上就开口道:“是,我们也没有办法,我们之所以要在各城建立自己的势力,并不是真的想要怎么样,只是想要知道一些仙界这里的消息罢了,如果我们不这么做,那我们的消息来源就只有三山城的城隍那里,要是他们不想告诉我们消息,那我们就是聋子,瞎子,而从三山城的城隍对我们的反应来看,他没有把我们当成自己人,要是真的有什么消息,他也不会告诉我们,出卖我们到是有可能,所以我们也只能这么做,这一次能见到公子,真的是一个意外之喜,我们原本只是想要帮着陈家,提升一下他们在阳家的地位,这样就可以让陈家的人更加的相信我,到时候他们说不定就会给我们一些关于仙界这里的消息,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见到三公子。”

三公子看着盛兕,随后他摆了摆手,阳泉这才退到了一旁,三公子看着盛兕道:“我相信你说的话了,如果你不是血杀宗的人,你不可能知道血杀宗这么多的事情,不过你现在见到了我,而且你的身份也暴露了,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”

盛兕看了一眼三公子道:“在下没有什么打算,我血杀宗虽然有一些实力,但是没有办法与阳家相比,不过我相信我们血杀宗,对于三公子,还是有一些用处的,所以三公子如果愿意接受我们血杀宗,我们血杀宗也愿意为三公子效劳,只希望三公子有仙界这里发生什么重大的变故之时,能告知我们一声,让我们也能早做准备。”

三公子看着盛兕,沉声道:“你们血杀宗不是在下界的时候,就与邪魔交过手吗?怎么你们现在还怕他们吗?”三公子在说这话的时候,一直看着盛兕,他现在已经完全的相信了盛兕的身份,但是他却不认为血杀宗的目地就只是这么简单。

盛兕苦笑了一下,接着沉声道:“公子,我们在下界是与影族人交过手,但是仙界这里的影族人,不同于下界的影族人,他们的实力更加的强悍,而且他们在这里的势力更大,如果他们真的要全力的对付我们的话,我们也很难挡住得他们的进攻。”

三公子看着盛兕,接着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看样子你没有说谎,你们血杀宗的战斗力到底如何?你能不能告诉我?”三公子看着盛兕,又问出了一个问题,事实上他对于血杀宗的战斗力,还真的是不太了解,不过从阳泉那里收集到的情报来看,血杀宗的战斗力,也绝对不弱,他就是想要看看,盛兕会不会说实话。

盛兕沉声道:“回公子的话,我们血杀宗的战斗力,因为飞升的关系,受到了很大的影响,不过要是真的做战的话,我相信我们血杀宗的战斗力,不会比三山城那里的战斗力差,我是指三山城那里所有的军队和修士加起来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傲然的神情,虽然只有一丝,但是却被三公子给捕捉到了。

三公子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,他对于盛兕的回答十分的满意,同时对于血杀宗的实力他十分的满意,不输给三山城的实力,这对于他确实有很大的用处,如果有这样的一只力量帮他,那么他的实力就会更强,这对于他来说,可绝对是好事儿。

一想到这里,三公子就看着盛兕道:“盛兕,我到是很想知道,如果我有事儿,想要让你们血杀宗去办,或都是必要的时候,让你们血杀宗出手帮我,不知道可不可以?”三公子现在就是要看盛兕是什么样的态度,所以他才会如此问。

盛兕想了想,接着沉声道:“我只是血杀宗的一个普通弟子,这件事情我不能做主,我会马上就给宗门去信,询问宗门决定,不过我相信没有问题的,我们宗门不可能与三山城长期的合作,他们不可能把我们当成自己人,那我们自然就需要投靠另一个势力,而能为三公子效力,对于我们来说,也是一件好事儿,我们血杀宗现在没有能力,凭自己力量,在仙界这里得到更大的权力,更高的地位,那么依附一位强者,就是最好的选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