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决定

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,www.dyxsw.net,如果被任意浏/览/器转/码,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/码阅读。

三公子看着陈凌掩示不住的兴奋,他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,随后开口道:“这样吧,这个盛兕现在毕竟与你的关系很近,你就跟他说一声,让他来我这里听用吧,一会儿阳泉就会跟一起去,你跟盛兕交待一声,然后就让阳泉把他带以我这里来,如何?你可同意?”说这话的时候,三公子依然看着陈凌,想看看他有什么样的反应。

陈凌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:“是,公子,我马上就去办。”看着他的样子,三公子脸上的笑容更深了,他点了点头道:“好,那你下去吧,阳泉,你跟着陈凌一起去,把盛兕带过来。”陈凌和阳泉都应了一声,随后两人就离开了。

等到两人出了阳府,陈凌和阳泉就上了马车,陈凌现在也知道了,阳泉一定是三公子的心腹,他也不想得罪阳泉,所以就请阳泉上车来坐着了,等到两人坐到了车上,陈凌这才对阳泉道:“先生,不知道公子为何会对盛兕如此的看重?”

陈凌还真的是很好奇,为什么三公子如此的看中盛兕呢,为了让盛兕到他帐下听用,竟然给了他一个长史的职位,这个职位虽然不高,但是也不低,所以他到是真的很好奇,为什么三公子会如此做。

阳泉看着陈凌,沉声道:“三公子对于盛兕的办事能力还是知道一些的,就比如说上一次粮食的事情,盛兕就办的很好,想来那一次陈家谁都没有得罪,还赚到了钱,这个主意,与盛兕有关系吧?”阳泉在说这话的时候,一直看着陈凌。

而陈凌在听了阳泉的话之后,脸色不由得一变,他当然知道阳泉是什么意思了,上一次粮食的事情,解决的那么圆满,确实是盛兕的主意,陈凌只是没有想到,阳泉竟然知道这件事情,他以为自己做了天衣无缝呢,却没有想到,竟然被阳泉一语道破。

阳泉看着陈凌,沉声道:“三山城那里是什么情况,公子也十分的清楚,他知道上一次的粮食,如果阳家全都拿了,不但会让你们陈家没有办法与三山城的城隍交待,我们阳家也会引起庆都城这里各家族的不满,所以我们只收了五万石粮食,公子也没有怪罪你说慌,不过以后三山城那里的粮食,你还是要帮着盛兕和那个成万春好好的收上来,你放心,三山城城隍那里的名声,我们会给他的,那些粮食,我们也不会独吞。”

陈凌马上就应了一声,不敢在多说什么了,阳泉也就没有在说话,两人到了陈府,陈凌马上就让陈立去把盛兕给请到了陈府这里,盛兕这些天到是没有心思去考虑阳家的事情,他一直在处理船行的事情,现在船行的事情已经理顺了,不过另一件事情,却是在一次摆到了他的面前,就是云灵山那里的粮食的事情。

云灵山那里的粮食收获的速度可是很快的,差不多两个月左右就可以收一次,从上一次云灵山收粮到现在,已经过去两个月了,也就是说,云灵山那里在一次收了一批粮食,而这批粮食,还是会运到三山城那里去进行交易,当然,最后还是会由他们来处理,他现在就是在想着,该如何的处理这批粮食。

正在这个时候,突然陈凌派人来找他,这让盛兕十分的意外,不过他还是马上就赶到了陈家,等到盛兕到了陈家的书房的时候,他意外的看到了阳泉,一看到阳泉,他的心里不由得一动,他想到了一种可能,如果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,那么这件事情,可就有意思了。

不过盛兕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,而是先给陈凌行了一礼,又给阳泉行了一礼,随后就垂手站在那里,听陈凌的吩咐。陈凌看着盛兕,他的脸上还带着笑容,在他看来,一个盛兕,就算是有一些能力又如何,与那个长史的官位相比,差得太远了,在说了,盛兕也并不完全是他陈家的仆人,所以让盛兕去三公子那里听用,他是一点儿也不会反对的。

不过他也知道,这话并能明着跟盛兕说,免得引起盛兕的不满,所以他对盛兕微笑着道:“盛兕啊,今天把你叫过来,是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,这位阳泉先生,我想你也认识,阳先生是阳家中人,阳家的三公子,对于你的能力十分的看好,所以想要让你到阳家去听用,你可愿意啊?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两眼还看着盛兕。

盛兕听了他的话之后,先是一愣,随后却是看着陈凌道:“我听公子的。”他的回答与上一次陈凌跟他说起阳家的时候的回答是一样的,而陈凌听了盛兕这样的回答,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后他笑着道:“好,那就好,盛兕,从今天开始,你就去阳家那里听令吧,这是三公子抬举你,你可不要辜负了三公子的好意。”

盛兕应了一声,陈凌这才转头对阳泉道:“先生,你看是不是现在就带盛兕去见见三公子,三公子还在等着复命呢。”陈凌见盛兕已经同意了,他自然也就不会在说什么,所以直接就对阳泉下了逐客令。

阳泉也没有在说什么,而是冲着陈凌一抱拳,沉声道:“是,多谢陈公子。”说完他就转头对盛兕道:“跟我走吧。”说完他就往外走去,盛兕先是冲着陈凌行了一礼,随后这才跟着阳泉往外走去。

看着两人离开,陈凌到是也没有什么反应,而是大声道:“陈立。”陈立马上就从门外走进了书房,冲着陈凌行了一礼道:“公子,有何吩咐?”陈立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看到盛兕与阳泉离开,他以为只是盛兕要为阳家办事儿呢,并不知道陈凌已经等于是把盛兕卖给了阳家。

陈凌对陈立道:“阳家已经同意,让我补了南城城防军的长史之位,以后我也就有了官身了,不过任命可能还要几天才能下来,但是官服什么的,我们却是必须要准备好,你去准备一下吧。”陈立愣了一下,随后却是大喜,他马上就应了一声,随后转身离开了,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,与盛兕有什么关系,还只是以为,是因为陈凌得到了三公子的赏识,这才会有这样的好事儿,他自然是开心了。

而另一面,阳泉却是已经跟盛兕,一起坐着盛兕的车,直往康宁坊走去,阳泉坐在马车里,看着盛兕道:“这陈家的少爷,不过是一个鼠目寸光之人,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,这一次三公子把你从他的手里要来,就是因为看中了你的能力,为此三公子还许了那陈凌一个南城城防军长史的职位,以后你要为三公子努力办事才行。”

盛兕一愣,随后他的神情不由得一动,他马上就冲着阳泉一抱拳道:“是,多谢三公子抬爱,盛兕以后定当为三公子肝脑涂地。”盛兕还真的是没有想到,这三公子竟然会如此的看中他,竟然愿意用一个职位来换他。

阳泉一听盛兕这么说,也点了点头,随后开口道:“好,你记住你说的话就好了。”说完就不在说话了,很快的马车就到了康宁坊这里,阳泉没有下车只是在马车里露了一下脸,康宁坊这里的守军就直接放行了。

马车很快就到了阳家主宅这里,在阳泉的指挥之下,停到了侧门那里,随后两人从马车上下来,直往阳府里走去,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三公子的书房门前,阳泉让盛兕等在那里,他进去向三公子通报。

不一会儿和阳泉就从三公子的书房里走了出来,他冲着盛兕点了点头道:“进去吧,三公子在等你。”盛兕应了一声,深吸了口气,这才举步进入到了三公子的书房里,三公子的书房很大,进门之后,就可以看到一个博古架,这个博古架并不是很大,在往里就是三公子的书桌,还有三个很大的书架,上面摆满了书,书里都夹着纸条,看样子是批注。

三公子就坐在书桌后面,打量着盛兕,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那博古架上的一面铜镜,突然亮起了一层青蒙蒙的光,一看到那铜镜的反应,三公子不由得一愣,随后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,他两眼阴沉的看着盛兕,沉声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你根本就不是盛兕?”

一听他这么说,站在盛兕斜前方的阳泉,马上就把身体一横,挡在了盛兕与三公子的中间,两眼更是死死的盯着盛兕。盛兕一愣,他也马上就注意到了那面镜子,不过他很快就看出来了,那面铜镜就是一个探测的法器,主要就是为了探测一个人身上是不是有灵气波动。

虽然说盛兕已经收敛了自己的灵气,但是他并不能完全的把灵气给隐去,所以被那铜镜给发现了,不过发承他把自己的灵气收敛到了一种十分低的成度,那铜镜虽然探出了他有灵气,却只会认为他的灵气并不是很足。

但是三公子是知道盛兕是一个普通人的,他是不可能有灵气的,所以他一看到那铜镜的反应,马上就认为盛兕并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盛兕,所以他才会有些一问。盛兕也是在心念电转之间,就已经想明白了这其中的事情,他马上就做出了一个决定,一个十分冒险的决定,他冲着三公子一抱拳道:“血杀宗弟子盛兕,参见公子。”

没错,盛兕做出来的决定,就是决定暴露自己血杀宗弟子的身份,但是他不会完全的暴露自己的实力,这样反到更有可能取得三公子的信任,甚至可能让血杀宗得到更大的好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