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四章 试探

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,www.dyxsw.net,如果被任意浏/览/器转/码,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/码阅读。

陈凌站在三公子的书房里,弯着腰道:“公子,粮食已经全部都运到了庆都城这里,就存在南安坊的一座仓库里,随时都可以运到公子指定的地方,接下来该如何做,还请公子示下。”陈凌现在可是不敢乱来,他十分的清楚,如果他在敢乱来,得罪了三公子的话,那他们陈家怕是就要完蛋了,三公子只要发一句话,陈家怕是就完了,所以他现在更加的老实了。

三公子看着陈凌,脸上带着笑容道:“好,不错,干的很不错,这样吧,你回去之后,马上就安排一下,把粮食送到我阳家的粮仓里,阳泉会跟你去,告诉你粮食应该运到那里,记住了,我阳家的粮食要晚上运,不要让太多的人看到,至于说剩下的那些粮食,你不是要卖到官仓里去吗?那就卖吧,而且还要高调一点儿,让所有人都知道。”

陈凌应了一声,三公子看了陈凌一眼,接着笑着道:“你做的很不错,这是赏你的,下去吧。”一边说着,三公子一边抛给了陈凌一块玉,然后就摆手让陈凌退下了。陈凌手忙脚乱的接过玉,随后冲三公子行礼,这才退出了书房。

等到他到了书房外面,就看到一个阳家的仆人站在那里,冲着陈凌行礼道:“陈少爷,少爷让我跟着你,告诉你粮食要运到什么地方。”他说话的时候,脸上十分的平静,没有任何特别的表情,所以陈凌也没有过多的注意他,只是点了点头,就让阳泉跟着他离开了阳家。

等到了马车里,陈凌这才拿出了三公子给他的玉,一看到这块玉,陈凌不由得微微一笑,这竟然是一块玉符,陈凌也是一个识货的人,一看到这块玉符就知道,这是一块可以重复使用的玉符,不过是比较普通的火鸟符。

火鸟符指的就是可以放出火鸟术的符纸,一般都是用的纸,也有用玉的,用纸的符,全都是一次性的用品,用过之后就没有办法在用了,至于说用玉的,那就是比较高级的一种符了,这种符可以重复使用,做用十分的巨大。

陈凌收起了玉符,他也有玉符,身为陈家的少爷,他手里好东西还是不少的,但是他十分的清楚,他的里的玉符,与这块玉符,无论是从品质还是从威力上来讲,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,这块玉符比他用过的玉符,强太多了。

陈凌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在他看来,三公子今天能赏给他玉符,那就代表着,已经对他十分的信任了,已经不在生陈家的气了,这对于陈家来说,绝对是一个好消息,他必须要把三公子的事情给安排好才行。

一想到这里,陈凌马上就回到了陈家,然后让陈立去把盛兕给叫到了陈家,至于说阳泉,一直跟在陈凌的身后,陈凌自然也没有说什么,他知道这个仆人是三公子派来监视他的,所以他就当对方不存在。

盛兕到陈凌的书房时,也是有些意外,因为他没有想到,陈凌的书房里竟然还有其它的人,所以给陈凌行过礼之后,目光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站在陈凌身边的阳泉,只看了阳泉一眼,盛兕的两眼不由得缩,他发现这个阳泉也是一个修士,而且是一个比陈凌的实力还要强的修士,而他却穿着仆人的衣服,在他的衣角处,有一个阳字,所以这个人的身份他马上就猜到了,这应该就是阳家的人。

但是这些都不是盛兕真正注意这个人的原因,盛兕真正注意这个人,是因为这个人身上的气息,这个人站在那里,但是他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,他站在那里,你如果不去看他,很快就会把他给忘记,就好像他根本就不存在一样,这样的人,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仆人,他的身实身份,盛兕不用想就知道,一定是阳家的一个暗探,而且还是最顶级的那一种。不过盛兕并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,等着陈凌的吩咐。

陈凌看起来很是开心,他看着盛兕,开口道:“盛兕,今天晚上你就安排一下,把属于我们陈家的那五万石粮食,全都运走,至于说运到那里,你就听这位先生的吧,他让你往那里运,你就往那里运,但是记住了,一定要小一点儿动静,不要让太多人知道。”

盛兕明白陈凌的意思,陈凌故意的强调他们陈家的五万石粮食,就是说给这阳家人听的,所以盛兕也没有什么表示,只是应了一声,随后陈凌就转头对阳泉开口道:“阳泉是吧?你跟他去吧,今天晚上就把粮食运走。”

阳泉应了一声,随后陈凌摆了摆手,两人就退出了陈凌的书房,到了书记的外面,盛兕就冲着阳泉行了一礼道:“阳先生请随我来。”阳泉道了一声不敢,就跟着盛兕往外走去,两人出了陈家,盛兕就请阳泉上了马车,要知道之前陈凌可没有请阳泉上车。

阳泉上了马车之后,盛兕就坐在他的对面,冲着阳泉道:“先生,在下有一间客栈,不过粮食并不在客栈里,先生是准备先去看看粮食,还是准备先去客栈休息一下?”盛兕表现的很好,甚至还有一点儿小心的样子。

这其实也是正常的,盛兕现在的身份,不过就是一个与陈家有些关系的商人罢了,他当然是不敢得罪人的,所以像他这样的表现,也是十分正常的,阳泉并没有怀疑,而是开口道:“先去仓库看粮食。”盛兕应了一声,马上就让姚守仁赶着马车去仓库那里。

等到马车到了仓库那里,守在那里人南安坊的人,马上就迎了上来,冲着盛兕行礼,同时他们都称呼盛兕为东家,而不是像先生这样的称呼,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,阳泉的两眼之中闪过一丝精光,他可以肯定了,这些南安坊的人,现在已经完全的被盛兕给收服了,他们已经视盛兕为主了。

盛兕点了点头,随后对那些南安坊的人开口道:“准备好五万石粮食,今天晚上要运走,但是记住了,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。”南安坊的那些人马上就应了一声,随后马上就去准备去了,而盛兕却是领着阳泉来到了一个仓库门前,下令人打开了仓库。

随着仓库门被打开,阳泉也看到了仓库里面的情况,这个仓库真的很大,仓库里面的地面,全都被架空了,里面有一个个粮食囤子,盛兕随手从旁边的墙上摘下来一个大的探子,所谓的探子有两种,一种是一根铁管,前面有一个尖,把这个铁管刺入到粮子袋子里,然后把铁管的尾部压低,粮食就会从铁管里流出来,你就可以看到袋子里的粮食是什么样的,有没有发霉,有没有坏掉,而另一种是很长的探子,这种探子主要就是看粮囤里面的粮食的,原理也差不多,只不过这种探子的管子会竖着,被削掉一块,这样把探子抽出来的时候,就会带出一些粮食,查看粮囤里面的情况。

盛兕拿的就是这种长杆的探子,他把探子插入到了粮囤里,然后抽出来,让阳泉看探子里面的粮食,阳泉拿过了探子,仔细的看了看里面的粮食,果然都是上等的粮食,颗粒十分的饱满,而且十分的干燥。他不由得点了点头,又随后在粮囤上刺了一下,看了一眼,果然里面的粮食都是一样的,他也就放心了。

盛兕对阳泉道:“阳先生还有什么要看的吗?如果没有的话,那我们就先去我的店里休息一下,等到晚上的时候,在来看着他们运粮如何?”阳泉也没有反对,只是点了点头,盛兕就请阳泉上了马车,随后就去了他的店里。

到了店里,两人来到了盛兕的小楼,盛兕请阳泉坐下之后,马上就有仆从送上了茶水,盛兕请阳泉喝茶,两人喝了一口茶,阳泉这才放下了茶杯,对盛兕道:“好茶,盛先生刚到庆都城这里没有多长时间,就已经有了如此大的产业,真是了得啊。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还是一脸的平静,连一点儿的笑容都没有,这让盛兕一时之间还真的是很不习惯。

盛兕微微一笑道:“那里,这其实全都是托陈少爷的福,要不是陈少爷多方的照顾,我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快的发展。”盛兕不太明白阳泉的意思,所以也只能如此说了,他到是想要看看,阳泉到底想要干什么。

阳泉看着盛兕,脸上依然是一片的平静,接着开口道:“阳家与陈家也有很多的合作,而且阳家的实力,我想盛先生也应该清楚,现在阳家手里也有很多的活,却是不知道盛先生是不是愿意接着?”

盛兕一听阳泉这么说,心里不由得一动,他马上就明白了,这是阳泉在试探他,一想到这里,盛兕马上就开口道:“盛某能走到今天,多亏各位贵人的照顾,阳家给在下脸,在下当然也是兜着的,却是不知道在下这么做,会不会影响到阳家与陈家的关系?如果因为在下,而影响到了两家的关系,那可就是在下的不是了,那样一来在下也对不起陈家一直以来的照顾。”

盛兕的回答,让阳泉还是很满意的,盛兕等于是答应了他的拉拢,但是同时盛兕也怕自己这么做,会影响到阳家与陈家的关系,因为陈家对他很是照顾,要是因此影响到了阳家与陈家的关系,他觉得对不起陈家,这是很有良心的表现,也就是说,盛兕想要在往上走,但是他同时也不想因为自己的野心,而影响到陈家,这样的人,是受人喜欢的。